AG贵宾厅,ag在线平台网站,ag贵宾厅官网

全国服务热线:

18662311642

Banner
新闻动态

“光大资本暴雷”新动态:超40亿赔付、暴风或退

时间:2020-05-22 09:37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5月12日,光大证券公告,下属孙公司光大浸辉将支付上海华瑞银行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此前的5月3日,光大浸辉作为裁决被申请人之一,被要求支付深圳恒祥投资本金1.5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除了这上诉的诉讼纠纷,至少还有两起——招商银行和嘉兴招源湧津股权投资基金——至少35亿元的赔付仲裁纠纷,还没有公布结果。

  2016年6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与光大浸辉联合发起的“上海浸鑫投资基金(下称“浸鑫基金”)”收购体育赛事经营公司MP&Silva(下称“MPS”) 65%的股权收购。

  按照当时的基金协议,收购MPS之后,若无意外,暴风集团在18个月内将MPS装进上市公司体系。通过此举,出资方将得以顺利退出。

  但事与愿违,暴风市值不断下跌——从400多亿跌到了17亿元(2019年年中时的市值),MPS公司破产,一切都“崩盘”了。

  根据当时暴风集团的公告,浸鑫基金的股东名单中共包括了14位出资方,出资规模共计52.03亿元。

  目前尚且不知光大涉及相关方会赔付的总金额,但光大证券称,将督促光大浸辉履行好相应职责。与此同时,在2019年的年报中,光大浸辉、浸鑫基金也以股权回购合同纠纷为由,起诉暴风集团和其创始人冯鑫,要求赔偿7.5亿元。

  但一切看起来似乎无果。目前市值仅剩5亿元的暴风集团,或面临退市风险。而冯鑫在去年被传因涉嫌犯罪被带走后,至今杳无音信。光大证券要独自承担所有后果吗?

  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即“光大浸辉”),是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旗下从事基金管理的子公司。

  前述提及的诉讼,均因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上海浸鑫基金投资项目出现风险,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而导致。

  而上海浸鑫投资基金,则是暴风集团旗下的暴风投资与光大证券旗下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并购基金。

  2016年5月,上海浸鑫投资基金宣布收购MPS 65%股份。根据当时暴风集团的公告,浸鑫基金的股东名单中共包括了14位出资方,出资规模共计52.03亿元。

  其中,出资最多的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穿透后实际主体为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其次为出资6亿元的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LP);其他出资人还包括上海爱建信托、光大资本、深圳科华资本等公司。

  光大资本子公司、暴风投资和上海群畅金融服务,各出资100万元,作为GP。

  《经济观察报》曾报道称,在上海浸鑫投资基金的协议中,优先级投资人的出资金额为32亿元,其中包括招商财富资产管理及其关联人共28亿元的出资;而光大资本和暴风投资又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均是劣后级出资。剩余的中间级LP,以项目投资额为基数的15%每年的预期固定投资收益。

  1、2019年7月,上海华瑞银行以其他合同纠纷为由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以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争议仲裁为由向光大浸辉提起仲裁;

  2、2019奶牛6月深圳恒祥以私募股权投资合同纠纷为由向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提起仲裁;

  3、嘉兴招源湧津股权投资基金以私募股权投资合同纠纷为由向光大浸辉提起仲裁;

  4、2019年6月,招商银行因《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诉讼金额为34.89亿元;

  5、2019年5月,光大浸辉、浸鑫基金以股权回购合同纠纷为由,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冯鑫赔偿因不履行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合计7.5亿元。

  其中上海华瑞银行和深圳恒祥的仲裁纠纷已有结果,共计赔付5.5亿元。而嘉兴招源湧津股权投资基金和招商银行的诉讼暂时还没有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告诉投中网,金融机构很少会出《差额补足函》,即使银行代销的理财产品也不会承诺刚性兑付。可见,为获得招行信赖入资,光大资本“费尽心思”。可惜,押注的项目看走了眼。

  至于光大相关方起诉暴风集团和冯鑫索赔的7.5亿元,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打水漂无结果。

  因缺CFO、也无合作意愿审计机构,暴风集团至今未披露2019年年报。4月末是上市公司2019年财报公布的最后限期。根据暴风所在的深交所规定,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没有披露年度财报,交易所可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而冯鑫在2019年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至今杳无音信。今年4月,因无法取得联系,深交所还通报批评了冯鑫。

  光大证券似乎也预料到了此结果。在2019年年报中,光大证券表示,受MPS项目影响,再次计提负债16.11亿元。截至2019年年末,光大证券累计确认预计负债30.11亿元。

  回溯至当时MPS的收购案,该项目确实存在诸多疑点。一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分析师向投中网指出,回头看这起收购案,显得有些过于仓促。

  2015年9月,MPS在国际上寻求私募股权投资者,目标为7亿美元。浸鑫基金收购其65%的股份后,将其估值推至14亿美元(约96.38亿元人民币)。在这起收购中,UBS担任了MPS的FA,易界和中金则为光大和暴风的FA。

  其中,易界是做跨境并购FA。该公司的CEO冯林曾表示,操作收购MPS的案子,从开始到正式完成交割只花了6个月时间。“六个半月的并购周期流程进展比较快,现在一般很少有几个月就完成的项目。”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文龙说。

  按照当时的基金协议,2016年5月收购MPS后,若无意外,暴风集团将在18个月内将其装进上市公司体系。通过此举,出资方将得以顺利退出。

  而若MPS注入暴风集团,或将为该公司带来重大利好。2015年暴风科技在创业板上市,40天内收获36个涨停板,市值最高时超过了400亿元。但之后股价不断下跌,或许是为了推高股价,暴风开始寻找新风口。彼时,因国务院“46号文”推动下,中国资本正大举出海进入体育市场。

  冯鑫还在收购的发布会现场亲切地称其中一位到场的创始人为“兄弟”,并笃定预言:“MPS是暴风进军体育产业的一个门票”。

  但随着暴风市值不断下跌——从400多亿跌至今日6亿元,而MPS公司早已破产。

  投中网曾报道,在2016年暴风发起收购后,MPS开始不断丢失相关体育赛事联盟的版权和合约。其中,2017年10月,MPS失去了意甲国际版权,那是MPS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这一损失让该公司逐步陷入财务困境。之后,MPS开始无法支付版权费,被报道拖欠德甲级联赛约1000万美元。

  2018年10月,MPS伦敦子公司(集团原运营总部)、摩纳哥子公司、都柏林子公司先后进入破产清算阶段。而维基百科显示,该公司已于2018年10月注销。去年7月时,MPS的官网已无法打开。

  有报道称,MPS的两位主要创始人,安德烈和里卡多利用自己的行业影响力和个人关系,锁定了MPS大部分体育赛事交易。随着上述两人逐步离开MPS,公司的体育赛事版权交易变得缓慢且混乱。

  从被收购到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MPS创始人似乎早已“离场”。早在在2015年8月时,安德烈和里卡多就已经减少了对MPS的持股份额,由原先的控股变为非控股。2015年安德烈创办了同样为体育赛事运营的公司Eleven Sports,2017年里卡多则并购了体育赛事数据服务公司Sport Business。此后,两人还分别入股了足球俱乐部。

  Eleven Sports和SportBusiness仍在运营,且趋势向好。Eleven Sports 2018年买下了西甲、意甲、荷甲和中超于英国和爱尔兰3年的转播权,2019年与台湾职业棒球队达成转播服务协议。

  2019年3月,暴风、光大等相关公司向伦敦高等法院以商业欺詐罪名对MPS提起诉讼。该公司的两位创始人均被牵扯其中。

  一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分析师告诉投中网,体育版权运营公司属于轻资产公司,很依靠创始人资源,一旦创始人退出对整个商业模式都有影响。那么,在上海浸鑫投资基金对MPS发起收购时,是否进行过尽职调查?收购时为何没有对MPS核心人员做竞业禁止规定?

  “现在反过去看,那或许是一场仓促的交易。”该分析师说。他表示,52亿元的基金规模相当大,2016年初该基金曾在业内广撒网募集投资人,其所在的投资机构也收到邀约,但出于对管理人的不信任,最终没有参与。

  “同样作为投资人,回头反思,海外并购项目中也存在尽调不尽责,投资机构在追风口时也容易失去理智。”该投资人在电话中对投中网感慨。